首页 - 企业动态

企业动态 / company news

企业动态

青海格尔木光伏:弃光限电困局待解 发布时间:2016-09-30

格尔木光伏地处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腹地,这片海拔3000多米的戈壁荒滩盐碱地,地理位置偏僻,气候条件恶劣,沙尘天气频繁,但却是全国辐照度最高的地区之一,也是发展光伏、光热等太阳能行业的最佳地区。

近年来,青海省格尔木市光伏发电产业快速崛起,一举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光伏产业界瞩目的焦点。不过,受制于并网条件,弃光限电的产业发展之痛也困扰着格尔木。

"光伏"点亮戈壁滩

在西宁飞往格尔木的飞机上,当飞行到格尔木市区上空,从飞机上向外望去,一片片深蓝色的多晶硅板,仿佛连成群的蓝色湖泊,让枯黄的戈壁滩顿时变得生机勃勃。

"这就是我们格尔木光伏电站。"青海大唐格尔木光伏发电站站长李建军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,"格尔木光伏电站一期于2011年12月21日并网发电,总装机20MW。二期于2012年12月27日并网发电,总装机22MW。三期于2016年1月25日并网发电,装机规模为50MW。"

驱车抵达光伏发电现场,记者看到,一片片多晶硅就像一颗颗向日葵,保持着同样的角度,仰望蓝天,让阳光尽情地洒在"脸上",为附近大电网输送着绿色清洁能源。

据李建军介绍:"我们这儿发展光伏太阳能有两个天然优势:阳光和土地。"据介绍,格尔木是全国太阳能资源开发综合条件最具优势的地区之一,年均日照时数为3096.3小时,年总辐射量为6950兆焦/平方米,是名副其实的"日光城"。另外,格尔木拥有大量国有未利用的荒漠化土地,辖区面积12.45万平方公里,未利用土地面积近6.2万平方公里,太阳能发电理论蕴藏量可达15.5亿千瓦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戈壁滩上的盐碱地根本没有绿色植被,电站内种植的格桑花成为了高原电站内唯一的点缀。由于没有绿色植被,海拔2800米的格尔木比一些海拔更高的高原地区含氧量更少,条件也更加艰苦。

大唐格尔木光伏电站内共有9名员工,为了让员工不寂寞,电站里特意养了一条狗。9个年轻人与一条狗,共同坚守高原光伏电站的故事,成为大唐新能源公司里的一段佳话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格尔木市曾依靠青藏公路和柴达木资源开发而兴,长期的粗放式发展,带来空气和重金属污染隐患、工业垃圾处理难等一系列问题。格尔木一度遭遇"经济发展不足、环境保护不住"的尴尬。

近年来,格尔木大规模开发利用太阳能等可再生资源,改变粗放型发展模式,走循环经济之路,深入探索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转型之路。根据国家及省、州发展新能源产业要求,格尔木把新能源产业作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战略性主导产业来培育,推进新能源项目建设,从"日光城"大步迈向"光伏城"。2014年,格尔木成为全国第一批创建新能源示范城市,新能源占城市能源消费比重达12%以上。

2014~2030年,格尔木市规划在东出口、南出口、格尔木河西、小灶火和乌图美仁地区建设5个光伏产业园区,总用地面积289.4平方公里,装机容量8476兆瓦,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首屈一指。

"日光城"治理荒漠化

格尔木既是一个"日光城",又是严重荒漠化地区之一。据2009年青海省第四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显示,格尔木市沙化土地面积为231.9万公顷,其中重度沙化土地面积33.4万公顷,占14.4%;极重度沙化土地面积132.4万公顷,占57.1%。

太阳能发电产业园区地处柴达木盆地戈壁荒漠地区,生态环境异常脆弱。特殊的地理气候条件,决定了这里地表植被极为稀少,生态环境极为脆弱,极易引发沙尘。

格尔木缺少植被,走在格尔木市内的街道上,记者感到皮肤干干的,同行的女记者随时需要给皮肤补水。

据李建军回忆,2011年刚来到格尔木建厂时,周围都是戈壁滩,几乎寸草不生。施工现场经常刮起龙卷风和沙尘暴,条件十分恶劣。

据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林业局工作人员介绍,2014年,青海省投入1.53亿元,在格尔木市光伏产业园区开展造林治沙工程,绿化项目覆盖面积近2.5万亩,其中枸杞经济林2万亩,有效推动格尔木市荒漠化光伏产业发展区域生态环境治理。

把发展太阳能光伏发电与荒漠化、沙化治理有机结合起来,以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,带动荒漠化、沙化的治理,为我国探索和创新荒漠化、沙化治理开辟新的途径,实现发展太阳能光伏发电产业与荒漠化、沙化治理的"双赢"。

限电问题短期难解决

我国光伏产业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,然而因为消纳难、送不出而导致的弃风、弃光限电问题却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,格尔木也正在经历产业发展之痛。

在采访中,据光伏电站负责人反映,目前企业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电网对新能源限电加大。由于并网条件的制约,大规模新能源电力没有向外输送的渠道。

"外送通道不理想,集团公司积极考虑本地消纳,通过在青海建设光伏电源系统工程,解决了当地1万多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。"李建军介绍。

近年来,格尔木市经济发展势头强劲,已初步形成盐化、石化、冶金、特色轻工业、新能源等循环经济产业群,具有一定的电力消纳能力。然而,相对于打造光伏产业的宏伟目标,西部欠发达地区电力消纳能力非常有限。

格尔木市能源局负责人表示,目前,柴达木盆地内金属镁一体化有色冶金等项目仍处于建设阶段,现阶段区域内消纳能力十分有限,产生的电力负载主要依靠外输消耗。

一方面是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、电力需求不足、电力市场狭小,另一方面却是新能源比较富足,尤其是近年来的爆发式增长,这就必然导致新能源消纳上的矛盾。

据了解,青海省海西地区网架相对薄弱,从新疆送出的750千伏特高压线路对所经区域无法提供帮助,有些电站被"弃光"的比例高,众多电站无法上网。为顺利并网,部分发电企业已开始联合集资建设升压站和汇集站。

有专家表示,破解弃风、弃光难题,根本上还得靠新能源送出和跨省跨区更大范围内消纳。

但现实是,国家先后发布了"十二五"风电、太阳能发电等专项规划,电网规划至今没有相应出台,新能源基地送出通道得不到落实。考虑到风电场、光伏电站建设周期短,而输电通道建设周期长,所以,要想保障新能源电站竣工即能外送,输电通道项目就必须提前核准、开工。

另外,太阳能光伏发电具有间歇性、随机性、可调度性低的特点,大规模接入后对电网运行会产生较大影响,这也是制约光伏发电正常输送的原因之一。

青海电力公司海西分公司相关负责人称,近年来,随着国家电网建设不断完善,输送能力不断提升,但仍落后于光伏电站的建设。目前,格尔木光伏发电输送问题在短期内尚难解决。


Copyright © 2015 湖北德乐电力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主营产品:美式电缆附件,欧式电缆附件,预制式电缆附件